QinDynasty_QD 芙兰厨

咸鱼,正努力成为世界第一芙兰推

万圣节贺文emmmm,虽然已经过了嘤嘤嘤,现代风,设定是高一

被屏蔽了一次,海星,大家评论区见

“想碰她,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攻受被逆了。那就逆来顺受吧,请问有大佬准备产粮吗_ノ乙(、ン、)_

原设定中,喝了酒会变得粗鲁的白大小姐。以及我觉得铃儿因为那条长围巾的缘故真的会被白大小姐各种捉弄(期待大佬能产糖,递笔)。

这里华仔等一个云梦小姐姐包养(我,华山,穷,但一身正气)|・ω・`)→千年调  海晏河清,每天都能上线玩会就好了,我玩了没有多久很多玩法不熟(可以一起刷本跑商啊)调戏我也是ok的(*°∀°)=3我都快穷得考虑去玲珑坊工作了(不

小短文

(2)关于起床气以及多睡一会
   
    说到起床气这种东西,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点,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就比如斯卡雷特家的两姐妹。
   
    妹妹芙兰朵露虽说是个顽皮的孩子,但除了被意外吵醒以外,起床时是不会有什么怨言的,也没有什么脾气。倒是姐姐蕾米莉亚,起床气意外的蛮大。
   
    --------------
   
    “啊姐姐大人早啊起床了哟。”
   
    芙兰今天难得的来叫她亲爱的姐姐起床。但是一开门就感受到了超级不友好的氛围,接着就被枕头糊了一脸。
   
    “什…”
    “滚出去。”
   
    芙兰看到姐姐脸朝着这边散发着奇怪的气场,明明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自己却像被死死盯住一样。
    于是机智的芙兰选择了避免一场不必要的战争退出了蕾米的房间。
   
   
    “呐呐,咲夜呀我问你呀。”
    “怎么了妹妹大人?”
    “那家伙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啊…也不全是吧。”
    “诶,那你怎么叫她起床呀。”
    “一般来说的话我会在做好早餐后才会请大小姐起床,啊,还有必备的咖啡哟。”
    “这么难伺候的吗?”
    “毕竟大小姐公务繁重嘛,理所当然的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啦。”
    “就是想要偷懒吧?”
    “估计也是吧。”
   
    芙兰看着咲夜准备早餐忙碌的样子,自己也帮不上忙,但是咲夜还是一脸轻松地和自己闲聊。
    真是温柔呢。
   
    “那个,妹妹大人?”
    “嗯?”
    “请问能否把早餐送到大小姐那里去呢?”
    “啊?为什么要我来做?”
    “不把大小姐请起来大概还是会有些不甘心的吧。妹妹大人也可以一起吃的哦?”
    “啊呀…我知道了啦。”
   
   
    芙兰看着餐车上的早餐,双人份,还是热气腾腾的。于是就趁着把餐车推到了蕾米的房间。一路上早餐的香气让芙兰垂涎欲滴几乎把持不住自己,现在到了房间里香气就仿佛被浓缩到了一起。
    成功的让大小姐醒了过来。
   
    “咲夜…我不是说了不准把早餐推进来的嘛…”
    “哈?”
    “……???芙兰?”
   
    蕾米听见声音不对便努力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懵懵的看了半天才认出是自己亲爱的妹妹芙兰朵露。
    看见自己姐姐还是半睡不醒的状态,芙兰索性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霎时,昏黑的房间被光线撕开一道口子,强烈的明亮刺激让蕾米直接钻进了被子里,愣是怎样都不肯出来。
   
    “哎呀你是三岁小孩吗?”
    “不要”闷闷的声音。
    “早饭要凉了。”
    “不吃。”
    “咲夜要哭了哟?”
    “不管。”
    “……数三声炸了你的床。”
    “…”
    “3。”
    “不要嘛。”
    “2。”
    “好了我起来了。”
   
    最终蕾米还是抵不过威胁乖巧的坐在床上,但不情愿的被起床还是让蕾米老不高兴的,由于刚醒的低气压双眼还眯着,整个呈现的状态还是懵懵的。
   
    “醒没?姐姐大人?”
   
    芙兰坐在床沿撑着身子问到,但对方却只是轻微地抖了抖翅膀沉默不语。芙兰怎么也没有料到她威严的姐姐大人在早上居然是这般模样。
    待芙兰还想上前说些什么让人清醒的话就突然被拽着接触了一片柔软的东西。蕾米环拽着她一起躺到床上,显然前者并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你干什么?”
    “嘘,再睡一会吧。”
    “…”
   
    虽然最后芙兰舍不得咲夜做的美滋滋的早餐,但还是选择了溺毙在她亲爱的姐姐大人的温柔乡里。起码,
    要睡就再多睡会吧。

小短文

(1)关于吸血鬼的生物钟

“我说你啊,明明现在是白天呢你却在这里。”灵梦侧躺在榻榻米上看着蕾米。
“没办法啦,因为身边的人都是白天活动晚上睡觉嘛。”

灵梦挠了挠痒肉懒散的问到:“所以说你现在不会困吗?”
“不会啊,生物钟被硬生生的颠倒过来了。”
“那你妹妹呢?”
“她也和我一样啊。”

“啊,慢走,下次来的话是要钱的。”博丽的巫女还是一往如既的财迷。
“什么嘛你还是个巫女。”

回到了红魔馆的蕾米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却不知道怎么度过。现在接近黄昏时刻,蕾米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感觉眼皮子越发的沉重。

一觉醒来的蕾米发现现在已是午夜,所有人都睡着了,但自己却不出意料的醒着。于是难得的没有人跟在自己身边,索性套了件披肩就游荡在馆里,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芙兰的房间门口。
轻轻打开门房“芙兰----”轻轻叫着她的名字,看着床上的一坨毫无动静便壮了胆子走过去。芙兰却在靠近床沿的时候被扰醒了。
“你是要干嘛啦大晚上不睡觉。”
“我刚睡醒嘛。”
“哎呀…”芙兰起身掀开了被子,蕾米看见她迷迷糊糊的走到书桌那里拉开了抽屉。
“睡不着的话,来玩扑克吧。”边打着哈欠边拿着扑克牌朝着蕾米走过去。

结果最后芙兰还是躺倒在了蕾米怀里。

早上,追寻着蕾米的咲夜找到了芙兰的房间来。
“嘘,咲夜,再让芙兰睡会吧。”看着轻抚着芙兰头发的蕾米,咲夜退下了。

威严的大小姐也就这种时候温柔得像个贤妻良母。
这种时候,面对芙兰睡着的时候。

背德组-续写-缘

根据 @新囚_氢气球 太太的文《缘》续写的番外,原文是一篇非常棒的文章,谢谢太太的授权!这篇番外是芙兰的视角。
另,前篇→http://ballballbb.lofter.com/post/1d20b3f2_bc6dc98
--------------
早上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刚睡醒,迷迷糊糊的看见小指上多了一条红线,瞌睡瞬间就清醒了大半截,也不知道线的那头连接着什么人。

那天她意外的兴奋,上学的时候跌跌撞撞的跑去竖着小指问损友雾雨魔理沙:

“魔理沙你看到没我的小指上有根红线诶!!”

结果换来了对方一脸关怀智障的表情。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看到你在鄙视我。”

“啊?你真的没看见?怕不是眼睛不好使吧?”

“你这几天是受了什么刺激脑子挂机了吗?我可警告你啊你再鄙视我我就揍你了啊。”

“来呀你个瞎老鼠。”

结果两人都因想起上次打架斗殴而吃了处分的事很默契的坐下来好好说话。魔理沙把话题转回了起初,

“你小指上真的有根红线?”

“是呀。”芙兰不耐烦的回话,

“那可能是月老的红线吧。呀!恭喜呀,芙兰朵露,你有了个月老钦定的未婚夫了耶。”

“都什么世纪了还有月老这种说法的?别瞎扯了。”于是她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结果就是芙兰那一天都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自己是新时代的良好少年,虽是无神论者,但有着对建设好社会建设好国家的激情以及对自己美好生活的积极态度,但一想到自己有个不知名的伴侣就充满了少女般的憧憬,自己也像个恋爱期的笨蛋一样期待着。

___

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红线除了给芙兰带来无线的想象和焦躁之外并没有对普通生活有什么阻碍。她依旧是黄金单身狗,学习依旧不上不下,也依旧没有遇到那个自己期待的人。

“什么红线,怕是个假月老。”

有时候闲下来无聊了也会抱怨一下这条引得她焦躁不安的红线。但通常都是对线的那头延伸美好的遐想,是温润如玉的暖男,还是冷血孤傲的型男或者又是小说里常出现的霸道总裁?

反正哪款都还可以将就啦。

____

芙兰突然发现,这根红线开始变短了。

“咋的月老的线还会缩水的?”

日子慢慢的过着,芙兰也不像先前那样对着红线牵连的缘分抱有太大的幻想了,拴在小指上的红线照样对她的生活没有阻碍,日子照样过,她的学习照样不上不下。

可是新学期到了,她的母亲要再嫁了。

再嫁什么的芙兰倒不是很在意,但是听说对方还带着个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芙兰心里的mmp不知道当不当说。

为了自己往后的美好生活,芙兰决定逆来顺受。

姐姐就姐姐吧,自己当个乖巧的妹妹不就好了,演戏嘛,谁还不是个戏精。一向狂野的芙兰这次就这么夹着尾巴认了。

冬天,离她母亲的婚礼越来越近,芙兰感觉这条红线跟着婚礼的来临时间也一起变短。

“耶?天冷还会变得更短了?要结冰嘛?”

芙兰这样想着,但聪明的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莫非我的天选之人会出现在婚礼上?!天啊!”

“居然在婚礼上见面,要是能和对方顺便把亲事定下来该多浪漫呀。”

这样想着的芙兰躺在床上抱着枕头来回翻滚。

____

白驹过隙,时间漏的很快,她母亲的婚礼到了。

红线也短到了十分离谱的程度。

“我的天选之人来了。”

芙兰虽然内心满是波动,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公式化的乖巧的微笑跟着母亲见到了所谓的父亲,但是没有见到那个姐姐。

在芙兰的母亲和父亲接受着众人的祝福时她趁机开着小差,抓紧时间寻找着来往的人群。

这个没有线

那个没有线

那个也没有线

……

芙兰觉得心很累,这么多人,她却没有看到有谁的右手小拇指上有红线的。

“所以我像个白痴一样在期待着什么。”

接受完了祝福,却不知这位父亲怎么带着芙兰和母亲往洗脸池的方向走去。

这是要干什么?要我们母女当场卸妆?

突然,芙兰看到了一位淡蓝发色的少女在洗脸池边洗脸。当然,吸引着芙兰的是那位少女右手小指拴着的红线。

“我怕不是看错了吧。”于是,芙兰带着试探性的心态动了动小指。

然后看见少女似乎是一脸疑惑的端详着自己的小指和那根红线的背影。

芙兰又动了一下小指,看见了少女被自己勾动的小指,随后便是少女寻着来的目光。

“天啊上帝怎么是个小姐姐,还这么好看。”

或许这就是缘分,她看见有着淡蓝发色的少女正用着惊奇的眼神看着她,和她一样的红色眼眸中满是出乎意料和难以置信。

凭着一样的眼睛一样高的颜值和女人的直觉,芙兰已经猜出个大概来了。

“emmmm。”芙兰在心里碎碎念“这个月老是有病吧。”

那位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向芙兰走来,对她说到:

“你好,我叫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她顿了顿,又继续到“你未来的姐姐。”

命运的齿轮从未停止转动。

____

拜托众神,多点真诚,少点套路。

--------end--------
ummmm自己写完之后发现和原文差不太多,还ooc,几乎是把蕾米换成了芙兰,可以说是写失败了吧。看来我还是不了解作者。。。和作者原本的芙兰的心里活动以及性格描写可能差得太多了吧(沉痛)。希望大家看着乐乐就好了,如果作者太太能够把芙兰视角续写出来的话我就删了这篇,ummmm(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