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Dynasty_QD 芙兰厨

咸鱼,正努力成为世界第一芙兰推

原设定中,喝了酒会变得粗鲁的白大小姐。以及我觉得铃儿因为那条长围巾的缘故真的会被白大小姐各种捉弄(期待大佬能产糖,递笔)。

这里华仔等一个云梦小姐姐包养(我,华山,穷,但一身正气)|・ω・`)→千年调  海晏河清,每天都能上线玩会就好了,我玩了没有多久很多玩法不熟(可以一起刷本跑商啊)调戏我也是ok的(*°∀°)=3我都快穷得考虑去玲珑坊工作了(不

小短文

(2)关于起床气以及多睡一会
   
    说到起床气这种东西,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点,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就比如斯卡雷特家的两姐妹。
   
    妹妹芙兰朵露虽说是个顽皮的孩子,但除了被意外吵醒以外,起床时是不会有什么怨言的,也没有什么脾气。倒是姐姐蕾米莉亚,起床气意外的蛮大。
   
    --------------
   
    “啊姐姐大人早啊起床了哟。”
   
    芙兰今天难得的来叫她亲爱的姐姐起床。但是一开门就感受到了超级不友好的氛围,接着就被枕头糊了一脸。
   
    “什…”
    “滚出去。”
   
    芙兰看到姐姐脸朝着这边散发着奇怪的气场,明明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自己却像被死死盯住一样。
    于是机智的芙兰选择了避免一场不必要的战争退出了蕾米的房间。
   
   
    “呐呐,咲夜呀我问你呀。”
    “怎么了妹妹大人?”
    “那家伙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啊…也不全是吧。”
    “诶,那你怎么叫她起床呀。”
    “一般来说的话我会在做好早餐后才会请大小姐起床,啊,还有必备的咖啡哟。”
    “这么难伺候的吗?”
    “毕竟大小姐公务繁重嘛,理所当然的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啦。”
    “就是想要偷懒吧?”
    “估计也是吧。”
   
    芙兰看着咲夜准备早餐忙碌的样子,自己也帮不上忙,但是咲夜还是一脸轻松地和自己闲聊。
    真是温柔呢。
   
    “那个,妹妹大人?”
    “嗯?”
    “请问能否把早餐送到大小姐那里去呢?”
    “啊?为什么要我来做?”
    “不把大小姐请起来大概还是会有些不甘心的吧。妹妹大人也可以一起吃的哦?”
    “啊呀…我知道了啦。”
   
   
    芙兰看着餐车上的早餐,双人份,还是热气腾腾的。于是就趁着把餐车推到了蕾米的房间。一路上早餐的香气让芙兰垂涎欲滴几乎把持不住自己,现在到了房间里香气就仿佛被浓缩到了一起。
    成功的让大小姐醒了过来。
   
    “咲夜…我不是说了不准把早餐推进来的嘛…”
    “哈?”
    “……???芙兰?”
   
    蕾米听见声音不对便努力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懵懵的看了半天才认出是自己亲爱的妹妹芙兰朵露。
    看见自己姐姐还是半睡不醒的状态,芙兰索性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霎时,昏黑的房间被光线撕开一道口子,强烈的明亮刺激让蕾米直接钻进了被子里,愣是怎样都不肯出来。
   
    “哎呀你是三岁小孩吗?”
    “不要”闷闷的声音。
    “早饭要凉了。”
    “不吃。”
    “咲夜要哭了哟?”
    “不管。”
    “……数三声炸了你的床。”
    “…”
    “3。”
    “不要嘛。”
    “2。”
    “好了我起来了。”
   
    最终蕾米还是抵不过威胁乖巧的坐在床上,但不情愿的被起床还是让蕾米老不高兴的,由于刚醒的低气压双眼还眯着,整个呈现的状态还是懵懵的。
   
    “醒没?姐姐大人?”
   
    芙兰坐在床沿撑着身子问到,但对方却只是轻微地抖了抖翅膀沉默不语。芙兰怎么也没有料到她威严的姐姐大人在早上居然是这般模样。
    待芙兰还想上前说些什么让人清醒的话就突然被拽着接触了一片柔软的东西。蕾米环拽着她一起躺到床上,显然前者并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你干什么?”
    “嘘,再睡一会吧。”
    “…”
   
    虽然最后芙兰舍不得咲夜做的美滋滋的早餐,但还是选择了溺毙在她亲爱的姐姐大人的温柔乡里。起码,
    要睡就再多睡会吧。

小短文

(1)关于吸血鬼的生物钟

“我说你啊,明明现在是白天呢你却在这里。”灵梦侧躺在榻榻米上看着蕾米。
“没办法啦,因为身边的人都是白天活动晚上睡觉嘛。”

灵梦挠了挠痒肉懒散的问到:“所以说你现在不会困吗?”
“不会啊,生物钟被硬生生的颠倒过来了。”
“那你妹妹呢?”
“她也和我一样啊。”

“啊,慢走,下次来的话是要钱的。”博丽的巫女还是一往如既的财迷。
“什么嘛你还是个巫女。”

回到了红魔馆的蕾米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却不知道怎么度过。现在接近黄昏时刻,蕾米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感觉眼皮子越发的沉重。

一觉醒来的蕾米发现现在已是午夜,所有人都睡着了,但自己却不出意料的醒着。于是难得的没有人跟在自己身边,索性套了件披肩就游荡在馆里,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芙兰的房间门口。
轻轻打开门房“芙兰----”轻轻叫着她的名字,看着床上的一坨毫无动静便壮了胆子走过去。芙兰却在靠近床沿的时候被扰醒了。
“你是要干嘛啦大晚上不睡觉。”
“我刚睡醒嘛。”
“哎呀…”芙兰起身掀开了被子,蕾米看见她迷迷糊糊的走到书桌那里拉开了抽屉。
“睡不着的话,来玩扑克吧。”边打着哈欠边拿着扑克牌朝着蕾米走过去。

结果最后芙兰还是躺倒在了蕾米怀里。

早上,追寻着蕾米的咲夜找到了芙兰的房间来。
“嘘,咲夜,再让芙兰睡会吧。”看着轻抚着芙兰头发的蕾米,咲夜退下了。

威严的大小姐也就这种时候温柔得像个贤妻良母。
这种时候,面对芙兰睡着的时候。

背德组-续写-缘

根据 @新囚_氢气球 太太的文《缘》续写的番外,原文是一篇非常棒的文章,谢谢太太的授权!这篇番外是芙兰的视角。
另,前篇→http://ballballbb.lofter.com/post/1d20b3f2_bc6dc98
--------------
早上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刚睡醒,迷迷糊糊的看见小指上多了一条红线,瞌睡瞬间就清醒了大半截,也不知道线的那头连接着什么人。

那天她意外的兴奋,上学的时候跌跌撞撞的跑去竖着小指问损友雾雨魔理沙:

“魔理沙你看到没我的小指上有根红线诶!!”

结果换来了对方一脸关怀智障的表情。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看到你在鄙视我。”

“啊?你真的没看见?怕不是眼睛不好使吧?”

“你这几天是受了什么刺激脑子挂机了吗?我可警告你啊你再鄙视我我就揍你了啊。”

“来呀你个瞎老鼠。”

结果两人都因想起上次打架斗殴而吃了处分的事很默契的坐下来好好说话。魔理沙把话题转回了起初,

“你小指上真的有根红线?”

“是呀。”芙兰不耐烦的回话,

“那可能是月老的红线吧。呀!恭喜呀,芙兰朵露,你有了个月老钦定的未婚夫了耶。”

“都什么世纪了还有月老这种说法的?别瞎扯了。”于是她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结果就是芙兰那一天都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自己是新时代的良好少年,虽是无神论者,但有着对建设好社会建设好国家的激情以及对自己美好生活的积极态度,但一想到自己有个不知名的伴侣就充满了少女般的憧憬,自己也像个恋爱期的笨蛋一样期待着。

___

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红线除了给芙兰带来无线的想象和焦躁之外并没有对普通生活有什么阻碍。她依旧是黄金单身狗,学习依旧不上不下,也依旧没有遇到那个自己期待的人。

“什么红线,怕是个假月老。”

有时候闲下来无聊了也会抱怨一下这条引得她焦躁不安的红线。但通常都是对线的那头延伸美好的遐想,是温润如玉的暖男,还是冷血孤傲的型男或者又是小说里常出现的霸道总裁?

反正哪款都还可以将就啦。

____

芙兰突然发现,这根红线开始变短了。

“咋的月老的线还会缩水的?”

日子慢慢的过着,芙兰也不像先前那样对着红线牵连的缘分抱有太大的幻想了,拴在小指上的红线照样对她的生活没有阻碍,日子照样过,她的学习照样不上不下。

可是新学期到了,她的母亲要再嫁了。

再嫁什么的芙兰倒不是很在意,但是听说对方还带着个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芙兰心里的mmp不知道当不当说。

为了自己往后的美好生活,芙兰决定逆来顺受。

姐姐就姐姐吧,自己当个乖巧的妹妹不就好了,演戏嘛,谁还不是个戏精。一向狂野的芙兰这次就这么夹着尾巴认了。

冬天,离她母亲的婚礼越来越近,芙兰感觉这条红线跟着婚礼的来临时间也一起变短。

“耶?天冷还会变得更短了?要结冰嘛?”

芙兰这样想着,但聪明的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莫非我的天选之人会出现在婚礼上?!天啊!”

“居然在婚礼上见面,要是能和对方顺便把亲事定下来该多浪漫呀。”

这样想着的芙兰躺在床上抱着枕头来回翻滚。

____

白驹过隙,时间漏的很快,她母亲的婚礼到了。

红线也短到了十分离谱的程度。

“我的天选之人来了。”

芙兰虽然内心满是波动,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公式化的乖巧的微笑跟着母亲见到了所谓的父亲,但是没有见到那个姐姐。

在芙兰的母亲和父亲接受着众人的祝福时她趁机开着小差,抓紧时间寻找着来往的人群。

这个没有线

那个没有线

那个也没有线

……

芙兰觉得心很累,这么多人,她却没有看到有谁的右手小拇指上有红线的。

“所以我像个白痴一样在期待着什么。”

接受完了祝福,却不知这位父亲怎么带着芙兰和母亲往洗脸池的方向走去。

这是要干什么?要我们母女当场卸妆?

突然,芙兰看到了一位淡蓝发色的少女在洗脸池边洗脸。当然,吸引着芙兰的是那位少女右手小指拴着的红线。

“我怕不是看错了吧。”于是,芙兰带着试探性的心态动了动小指。

然后看见少女似乎是一脸疑惑的端详着自己的小指和那根红线的背影。

芙兰又动了一下小指,看见了少女被自己勾动的小指,随后便是少女寻着来的目光。

“天啊上帝怎么是个小姐姐,还这么好看。”

或许这就是缘分,她看见有着淡蓝发色的少女正用着惊奇的眼神看着她,和她一样的红色眼眸中满是出乎意料和难以置信。

凭着一样的眼睛一样高的颜值和女人的直觉,芙兰已经猜出个大概来了。

“emmmm。”芙兰在心里碎碎念“这个月老是有病吧。”

那位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向芙兰走来,对她说到:

“你好,我叫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她顿了顿,又继续到“你未来的姐姐。”

命运的齿轮从未停止转动。

____

拜托众神,多点真诚,少点套路。

--------end--------
ummmm自己写完之后发现和原文差不太多,还ooc,几乎是把蕾米换成了芙兰,可以说是写失败了吧。看来我还是不了解作者。。。和作者原本的芙兰的心里活动以及性格描写可能差得太多了吧(沉痛)。希望大家看着乐乐就好了,如果作者太太能够把芙兰视角续写出来的话我就删了这篇,ummmm(土下座)








背德组七夕贺文2

【七夕贺文】七夕的心愿(2)
   
    在咲夜将红茶放在办公桌上后,蕾米实在是受不了自家引以为傲的女仆脸上挂着如同待嫁闺中傻女儿般的笑容,便开口问到:
    “咲夜啊,你上次的假期是多久?今天给你一天假期吧。”
    “诶?大小姐?我上次的假期...去年春节吧...今天要给我放假吗?真是太谢谢您了!”潇洒的女仆长说着行了礼便向门外走去。
    “对了咲夜,美铃今天也休假一天哦。”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大小姐!”咲夜迟疑了一秒就对着大小姐绽放出一个大大的若同阳光般耀眼的完美笑容,但是又想起了什么来,悻悻地对着蕾米说:“那您的公务...”
    “我当然会完美的完成。”哎呀都给你假期了赶快走好不好。
    然后蕾米看着咲夜满脸担心地关上了门。真是的好气哦,当个喜鹊真不容易。在蕾米从窗户中确认换上私服的咲夜已经走到大门口,并且美铃拉着咲夜跑走直到离开她的视线后,就一下子像解决了人生大事一样松懈了下来,也给自己放一天假吧。自动屏蔽了堆在桌上白花花的纸,蕾米趴在桌上想着。
    芙兰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八成又是在大图书馆和帕琪拉家常吧。平时习惯了趴在自己肩上的重量以及环住自己腰间的双手,现在身边少了这样的触感,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芙兰有时候就像只粘人的小黄猫,硬是要在自己处理公文书时把自己抱着坐在她腿上,也不吵闹,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地抱着自己,直到一天的工作结束。有时候咲夜因为工作太多而抽不开身,芙兰就会自己跑到厨房去泡杯红茶,然后往茶里挤一点柠檬再放点小苏打。其实这样的红茶也不难喝,反而感觉很清爽,蕾米其实很喜欢这种口味的,但是并不能经常喝到。
    就比如现在,想喝但是喝不到。
   
    今天是七夕,把身边碍事的人支走后蕾米终于能享受一下平凡的日常了。漫步在走廊里的蕾米伸了一下懒腰,走路姿势像个初恋般羞涩的小女生。只有在她面对的是帕琪或者是芙兰的时候才能把自己最任性最顽皮的一面展现出来,平时无论是面对咲夜还是妖精女仆都会刻意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给任何人都是一种只可观而不可亵渎的远在天边的感觉,虽说在咲夜面前也会偶尔撒个娇啦。这样日复一日做着完美之人的蕾米,已经成为了一种不可轻易更改的习惯了,所以有时候面对芙兰,面对自己心里无比在意无比牵挂的人都还是会不经意间表露出高高在上的样子,放不下自己的身段,不坦率还很傲娇。
   
    去年情人节的时候自己忙于工作中忙得焦头烂额,直接忽略了情人节这么个节日,当然也是由于自己完全不在意这种节日,虽然自己非常乐意帮助别人牵红线。但是她没有想到芙兰会很在意这个节日,以至于那天炸了红魔馆不说还和自己打了一架然后又冷战了一周。当然要是帕琪不告诉芙兰我去灵梦那里的话芙兰是绝对不会这么生气的。
    真是过分,吃里扒外。
   
    在微微咒骂了一下坑队友的帕琪后蕾米莉亚慢慢踱步到了大图书馆的附近,一想到拐个弯再穿过走廊就可以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时,步伐都不禁急促了起来。然而就在蕾米要走过墙角拐弯时听到了芙兰的声音:
   
    “我要蕾米莉亚在去年的情人节里我想她做的事今天全部做一遍。”
   
    那一瞬间,蕾米愣住了。
   
    喵喵喵?
   
    她的命运告诉她今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背德组七夕贺文

【七夕贺文】七夕的心愿
   
    咲夜今天心情异常的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蕾米隔着一扇门都能感受到咲夜周围散发的粉红泡泡。
    什么粉红泡泡,分明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芙兰也一样,隔着老远就看到门番周围无法抑制的不断往外冒的粉红泡泡。
    什么鬼?情人节不是早就过了吗?
    冒着要被恋爱的腐臭味熏死的危险芙兰还是上前询问了自家的门番为什么会是这个状态。
    “因为今天是七夕呀!”看着门番脸上像地主家傻儿子般的笑脸,猜到了七夕大概是个和情人节差不多的节日,反正都是秀恩爱的嘛。还是去问问帕琪吧。
    “七夕,又名七巧节,按照中国的农历来算的话,是在七月初七,就是今天这个日子。传说,在刘郎和织女只有在七月初七的时候才能踩着鹊桥跨过银河相见。但是这个节日本身的性质呢并不是秀恩爱的。”
    “这有什么的,现在不是过个圣诞节都可以在踩在耶稣身上跳只桑巴吗,节日什么的不过就是找个理由光明正大的秀恩爱而已吧。”
    “爱对了人每天都是情人节。”
    “这也构不成你天天把大图书馆内的珍藏书籍无条件送给爱丽丝的理由。”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帕琪选择沉默不语,顺便以大图书馆内不得吵闹的理由把芙兰轰了出去。
   
    委屈到变形,芙兰心里想着,她明明是为了大图书馆的可持续发展着想,再让帕琪这样发展下去怕是她老姐半生收藏的心血要全部消失,关键是最后可能还要怪罪到魔理沙头上,然后发生一系列惨不忍睹的血案,连环效应想想就可怕。
    “哟,芙兰☆干嘛呢ze☆”
    “滚出去。”
    “不要这么冷漠嘛ze,我给你带了七夕的礼物哦daze☆”
    “我不要。”
    “拿着!你不要就是看不起我魔理沙ze!”
    对我就是看不起你了。
    正想说出这句话的芙兰被魔理沙塞了一个不明物体在怀里后就看到黑白朝着大图书馆冲去不怕死的身影在情理之中被皇家烈焰轰出来的场景,然后又顺手放了一波恋爱迷宫把某只老鼠无情的炸出了红魔馆。
    看来这个月的财政又是赤字了。
    这样想着的芙兰看着手里的不明物体,出于好奇还是拆开了裹着脏乱绷带的外层,然后就看见了一个类似阿拉丁神灯的灯壶。
    这是个什么东西?九成是那只浪味仙从哪顺来的吧?要不要擦一擦试试看?
    这样想着的同时芙兰做了。
    然后就看见从灯嘴冒出一团身段妖娆的基佬紫的烟雾。
    “你坏坏,人家正在睡美人觉哦。”
    这团骚东西说话怎么给里给气的。
    “要许什么愿望快说啦,人家现在可难受了,没睡好就累累。”
    我的内心全是波动甚至想打人。芙兰觉得这团烟雾没有正形真是太棒了,不然无论是什么样的脸配上这种声音,她都会恶心到吐。
   
    许愿什么的,芙兰想了想没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毕竟自己许过的愿望后来都实现了,包括得到她老姐的一切。但芙兰又忽然间想起去年的情人节,那是两人在确定关系后本应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结果闹得非常的不愉快。
    具体是怎么了呢?那天是情人节,但不是双休日,蕾米还是和往常一样忙得焦头烂额,自然也就忽略了情人节这种对她来说根本就不在意的节日。因为幻想乡没有什么节日可过,只是最近流行庆祝外界的节日,才慢慢了解了一些陌生的节日,但对她来说还是没有意义。可这对芙兰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毕竟是和自己爱人要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庆祝爱情的节日,所以异常期待蕾米会有什么爱之惊喜送给她,但芙兰高估了她那个性冷淡还是工作狂的老姐,完全就不care这个事情,反而还在处理完公务后跑到灵梦那里去诉苦结果在魔理沙和灵梦之间当了个和太阳一样有热度的大灯泡还不自知。芙兰知道后自然是气炸了,和红魔馆一起炸了。结果往后蕾米就异常的关心外界一些重要的日子,反倒芙兰开始变得漠不关心。
    但芙兰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好气哦,一气就想搞事情呢。
    “我要蕾米莉亚在去年的情人节里我想她做的事今天全部做一遍。”
   
    于是许了这样的愿望。
   
   

(鬼知道写的是什么,文思枯竭。)

     名为芙兰朵露的那位
  “帕琪帕琪,”
  “什么?”
  “这本书我该放在哪里?”
  “嗯?这种事交给小恶魔就好了。”
  “可是这本书的下卷,我想马上看到。”
  “这是什么书?……我看看……Lm749……在那边,彩窗的尽头那边,下卷也在那里吧。”
  “哇,谢谢,帕琪真厉害。”
  看着飞向彩窗的颜色斑斓的水晶,帕琪琢磨着这个稍许有些难以理解的孩子,以前一直沉默不言的,与外界的沟通量就像快要干瘪的海绵中的水一样。虽然能说得上话,但现在感觉只言片语中透露出的,已经完全脱离了以往的稚气。以往,指的是2年多前。
  那位,名为芙兰朵露的那位最近看的书,纯粹理性批判。

―――――――――――――――――――――――――

         名为蕾米莉亚的那位
 
  “咲夜啊。”
  “有什么事吗,大小姐?”
  “茶味稍微有些奇怪了哦?”
  “是。”
  “稍微过慢了吧。”
  “是,很抱歉。”
  一如既往的下午茶,斯里兰卡高地红茶再配上蔓越莓司康,或者巧克力戚风什么别的西点。哪怕就在这么1小时的时间里从繁重的公务中享受悠闲,对红茶的把握也是一如既往的精准呢。咲夜这样想着,但当看到靠在走廊墙壁上挂着馆主巨大画像的,精致的金色雕花旁的彩色水晶时,不免感到诧异,那孩子,平时
这个时候不会出房间的。诶,拿着书吗。或许是不经意间靠在那的吧。正想告诉享受着下午茶的佳丽,却看到那位,
  那位,名为雷米利亚的那位,嘴角微微泛起的温柔微笑。
 

东方都市幻想

(po尽量还原人物的性格吧x这是现代都市文,现代都市风的文章还是第一次写呢orz,可能会有点ooc还请各位见谅,基本是每个小故事凑接成的文章。(还是想写背德组之间的温馨日常啦!))

1.关于一个用亲情拯救学习的故事
        在薄薄的日历前,蕾米莉亚才意识到了期末临近,这个学期算是要结束了,也就是说,期末考试也将临近,但是,但是让蕾米莉亚头疼的,她那个妹妹,芙兰朵露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对于期末的自觉性啊!并不是因为学习成绩排名全国第一所以不屑于去好好听课认真复习,而是芙兰朵露根本就不想去意识学习的重要性,这大概也是另一种不屑吧。其实芙兰以前明明是个好学的孩子......变成这样,自己多多少少也有原因吧。
        不行,再这样下去芙兰的成绩还是处于倒数的话,会被爸爸妈妈责备的,虽然这倒没什么,但若芙兰今后一直保持这个学习态度的话,将会是很严重的事情,如果我早点重视这个问题就好了。于是,这样想着的蕾米作为姐姐决定找妹妹好好谈谈学习,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芙兰。”轻轻用食指关节处叩着门。
        “...我进来咯。”因为得不到内屋里面人的回应所以就干脆直接进门了。
        然后就看到坐在电脑面前的人非常非常慌忙的关闭了什么页面后转过转椅摘下耳机“干...干什么啊你进来干嘛不敲门,真没礼貌。”
        “谁叫你带着耳机啊,当然听不到我敲门啊。”
        “就是为了忽视你所以才戴着耳机的哼。咦,奇怪,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准备论文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什么风你不用管,都期末了,芙兰,你有个很重要的考试。”其实蕾米想说的是对啊你都知道我到期末了开始准备论文了那你怎么不去好好复习,难道你不知道要考试了吗。但话当然不能这么说,而且不能用质问和反问的语气说话,会直接被毫不客气地怼出房间,所以蕾米只能尽量用平和的态度同这个在学院已经吃了一记警告处分的学生谈话。
        “嗯,这个我知道啊。所以,你想说什么?那些老套的教育我的话?”
        “芙兰,这个考试意味着你这个学期的结束。虽说不是很重要,你也不能一直在倒数徘徊啊。”
        “哦,我在倒数徘徊了又怎么样?说的好像我成绩不倒数了那个老太婆院长会把我的警告处分撤销一样。”
        “...说不定八云院长看见了你的努力会有另外的方式降低你的处分呢。”
        “不要,反正已经吃了处分怎样都无所谓了。”
        “等一下,打住啦!这样根本就是不负责的想法吧,如果芙兰没有这么调皮的话院长也不会给你处分吧,在学习上稍微积极一点的话对你不是更好吗!这样老师和校长对你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像这样皆大欢喜难道不好吗!”一直以来让蕾米反感的这点,就是芙兰朵露不时流露出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
        “可恶,你给我闭嘴啦!对于考试这种事我本来就无所谓啊,我的智慧难道能凭一个考试成绩来决定吗!再怎么学习也只是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吗?”
         “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啊你!多掌握一些知识对你又没有什么坏处而且如果成绩靠前对你的学习也有很大的帮助啊!”
        “不要!你给我出去!”
        “...!等等,如果这次考试你的成绩能够进步到前280名的话...这个假期你想做的事我会都陪你做喔...”提出这个条件的蕾米,已经做好了牺牲了自己来激发芙兰的学习积极性的觉悟了,同时想着这几年来因为自己太过重视学业而导致自己开始慢慢疏远自己的妹妹,这样也顺便是个缓和姐妹关系的好机会吧。
        “包括玩游戏?”芙兰试探性的问了一声,电子类算是自家姐姐排斥的东西了。
        “嗯。”
        “包括每天陪我一起睡觉?”难道让自家一向骄傲的姐姐和自己一起回到以前那种温暖安心的时光也是可能的咯?这么想着的芙兰又问了一声。
        “...嗯...”
        “好那么现在我们开始学习吧。”瞬间变得一脸严肃的芙兰这样说着。
        ...???这样的突变让蕾米有了一种被计划通的错觉。回神过来的时候芙兰已经拿出古文书来准备背诵一些必考的文章,既然责任人都充满了干劲,那么负责人自然也是须要认真努力的辅导了。
        “...等一下,芙兰,你拿的是上学期的书...”
        “......”
    

        于是到了第二天,某个金发的就看见芙兰慢悠悠而严谨的走在路上的身影。
        “早啊DAZE☆!”
        “............∑喂你吓我一跳啊!”芙兰正在专心回忆着昨天姐姐帮忙一起复习的世界史的内容,被魔理沙这么拍了一下肩膀思路就被打断了,正想要发火,却被吐槽哇芙兰今天居然没有旷课啊而且还背诵了世界史难道那个八云院长给了你什么好处吗你居然开始学习了。
        气的说不出话。你是几个意思啊?这个时候就应该直拳打上那张欠揍的脸,但芙兰还是保持了理智,并回应给了对方一个和善的微笑。
       “∑啊嘞我只是单纯的有点惊讶而已ZE。”这个金发的家伙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立刻做出安抚状的动作替自己辩解。芙兰就这么看着拥有这张俊俏的面容,和自己相近的淡金色的头发,还有那种独一无二的口头禅,
        雾雨魔理沙,在东方私一学院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名人了,学习能在学院里常年保持第二而且院内人气颇高,隔三差五的就被学姐学妹递情书送礼物,平时喜欢到处沾花惹草不说,对于逃课旷课打架这样的事也是惯犯,同样也有学院的处分,但最可气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浪成仙子的人学习却这么好呢!为什么呢!明明私底下我们不是都在一起到处撒野的吗?!
       “话说后天就考试了,要出去玩儿吗ZE☆”
       “哈?大考大玩?不行,我要复习。”
       “什么嘛ZE,这种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丝毫没有可信度嘛。”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啊...我知道了ZE,那就努力吧,不过我还是认为你那个骄傲的姐姐给了你什么E罐吧ZE。”
       “............”
       “嘛,那就加油咯☆”金发仙子再一次用力拍了芙兰的肩膀后就奔着前面的黑发女生去了。不满地看着某人跑走,跑到了熟悉的背影旁...嗯?那是谁啊,怎么如此眼熟...?
       啊,博丽灵梦啊...
       院内第一和院内第二,两个规格外的家伙在一起果然怎么看都很碍眼啊。
       “嘛...今天也努力吧 。”一边这样想着,走进了教室来到自己位子上的芙兰乖巧的拉开椅子了坐下来。
        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呢。

       
        就这样,芙兰抱着一丝丝侥幸的心理踏入结束这个学期的战场,这个必须要拼命打一仗才能解放的地方。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除了用笔尖烦躁的敲击桌面的声音,一顿一动的书写答卷的声音,芙兰听得最清楚的估计就剩下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了...
        ...别紧张!...这些题目我都会的!...啊对就是这个!昨天姐姐帮我复习到了...嗯我记得这个公式F=ma,然后联立方程?...不管了照做吧!...可恶,老师干嘛只盯着我啊...喂靠窗那边第一个位子的人看了眼小抄老师你管不管啊!...偏见啊这是偏见!...
       在省略了数百字的内心吐槽后,考试结束了,芙兰交卷上去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她不明白那种紧张的情绪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存在着。大概这就是学习热情吧(?),芙兰这样想着,然后琢磨自己物理能得到多少分。关于力学这一块,一直都是短板...希望在姐姐的帮辅下多多少少能够提升一点。于是就这样抱着忐忑的心情乖乖回到了家里,连魔理沙和妹红去电子城的邀请都拒绝了。

      
        “我回来了。”开门,关门,换鞋。
        “啊~欢迎回来♡。”然后就听到了异常甜腻的声音。该怎么形容呢,蕾米的声线其实就是那种普通女孩子的声线,并且是更加偏于成熟妩媚一些。总之是让人听到了就感觉被保护着不会受到任何伤害那般安全。但是听出了自家高傲的姐姐在句尾加上了一个桃心的时候,还是诧异到了。奇怪,今天的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呀。
        “还以为你会出去玩呢,毕竟今天为止所有科目就测考完毕了。”蕾米从厨房探出头说着。
        “因为想要早点回来。”
        其实因为心里不安想要早点回来你的身边。
        当然,像这样的实话芙兰不可能说出来,并且是打死都不会说。
        “是紧张吧,即使是玩也会心神不定,所以今天破例的回来得这么早。”被毫无防备的看穿了,所以说了实话又有什么用。
        “喏,我泡了红茶,稍微喝一点缓解一下吧。”
         像红茶这种本应该作为下午茶的饮品,鬼知道怎么会出现在中午近十一点的时刻啊,现在应该喝味增汤吧。还有,说是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倒不如说蕾米莉亚只有红茶泡的得心应手。
        “那我不客气了。”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结束第一口入喉的浓香就弥散在口腔里了。其实让芙兰说老实话,无论她再怎么不满意这个当姐姐的,也不得不承认蕾米泡茶的手艺,准确的来说,是泡红茶的手艺,能让红茶最原始的醇香贯通整个鼻腔,直到杯中早就不见一滴茶水舌头也不会感到茶的腻味以及叶的苦味,而是红茶独特的香甜慢慢消失于自己身上的某个器官,再引诱那个器官止不住的回味。确实能让自己紧张的情愫毫无顾忌的释放呢。
        看着自己妹妹渐渐放松的面容,蕾米露出了估计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难以捕捉的微笑。
        清澈透明,如同太阳俯在水露中的余晖。
       

        总之最后返校拿了成绩的芙兰,开心到极点。看着位于校排149名的位置上是自己的名字,兴奋地立即拨打了自家亲爱的姐姐的电话号码,
        “喂...”
        “老姐你听我说!我是149名诶!!149名!!!”刻意强调了149这三个数字。
        “...那么恭喜你哟...”看来自己是低估了自己的妹妹,真的太厉害了,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冲刺到前150...
        “呐呐!你说的话还记得吧?”
        “是...”
        认命了。真是出乎意料,本以为280对于芙兰来说就很难了,没想到居然冲到了149?啧,不愧是斯卡雷特家的人。
         “啊...哎...”
         古明地觉看着趴在桌子上叹气的蕾米,很惊讶。因为从高中起就身为同学的她知道蕾米高傲的性格及从聪慧的头脑不允许为任何一件事而感到烦恼和气馁,当然,除了她妹妹,芙兰朵露·斯卡雷特。
        那孩子古明地觉也不是没有见过,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是个开朗礼貌的好孩子,同样有着和蕾米莉亚相似的面容,但却怎么也看不出那种类似蕾米脸上洋溢着的高傲和任性。
        “我说啊,觉,你今晚不忙吧。”刚刚才想起芙兰还有一头好看又丝滑的淡色金发就被问了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怎么了吗?”
        “我...我能去你家...”
        “如果你是为了逃避承诺而留宿的,不可以,请回去。”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忘记我是什么系的了吗?”
        啊,对了,古明地觉她是心理学系的系霸。
        “其实我是很羡慕你的,”蕾米瘪着嘴,
        “有一个那么乖巧的妹妹。”
        “恋恋也不算是个容易听话的孩子。”毫不犹豫的反驳回去。
       
        “我要回去了,恋恋等着和我一起吃晚餐。”丝毫不在意蕾米投来的强烈的乞求目光。
        “你家里不是有...”
        “和家人在一起吃晚餐才是最重要的。”觉起身的同时与蕾米四目相撞,刻意的。这个在外无懈可击的完美之人,也有想要逃避的事,不推一把,只会变得越来越胆小,越来越糟糕。
         认真了。蕾米看着觉的眼睛,确实是,无法逃避的。
          那就只能回去了,和家人一起吃饭嘛,才是最重要的吧。蕾米看了看时间,现在回家做饭的话,还来得及。
          与古明地觉道别之后,蕾米久违的,进了超市,在食品区徘徊了许久,才在猪肉面前停了下来,食谱什么的,已经想好了。
         

         至于后面的故事,大家大致都能猜到吧,一起甜甜蜜蜜的吃晚餐,然后洗浴,睡觉。很平常的生活规律罢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但是,芙兰朵露现在处于失眠状态,睡不着,而且心跳得很快。她美若天仙的姐姐——蕾米莉亚正睡在她旁边。就在耳边,听着均匀的呼吸声,感受着耳尖传来的阵阵温热。
        姐妹一起睡觉,很普通,没什么特别。嗯,小时候就在一起睡,这没什么的,大概......根本就不一样嘛!芙兰心知肚明。现在睡在她身边的,可是已经出落成大美人的姐姐诶!不是我芙兰朵露好美色,把持不住自己,好歹也是阅女无数的老司机,什么妖孽没见过。可是,芙兰自己也知道,这根本不一样,她对她姐姐有着什么样的情愫,芙兰心知肚明。
        于是,芙兰朵露放弃了思考,静静地看着她姐姐,虽然拉上了窗帘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但她还是能想象她姐姐静谧酣睡的样子,然后又想到她姐姐平日里的样子。认真写论文的样子,把头发撩到耳后的样子,哪怕是责备她的样子...太多了,眼里就像流光一样流过蕾米平日的种种,不管是喜怒还是哀乐。
       她现在很想,或者是存在着一丝侥幸的想要靠近蕾米柔软的密唇,白暂的脖颈,性感的锁骨以及以下的...不行。芙兰努力把自己拉了回来,你在想啥,芙兰朵露,那是你姐,你想做啥。
       自己就是个矛盾体,明明自己很讨厌她的,却又抑制不住呼之欲出的激情。想不明白,那就干脆不想了,不管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明天的太阳还不是会照样升起,当然,除了阴天雨天多云天。
       于是,这样想着的芙兰,慢慢的就睡着了。

(*多嘴一句,本篇文章设定是蕾米大三芙兰高二的样子,这样算下来姐们间正好相差5岁?)